相关文章

污水处理设施成“花瓶”

  日前,记者跟随国家环保总局组成的检查组,查访了河北、河南、山东、天津三省一市。检查组查处了大量环境违法事实,其中反映较突出的问题是有的污水处理设施不能正常运转,污水不能达标排放;没有污水处理设施的,工业污水照样排放,严重影响了当地水环境质量。   镜头之一:河北省蠡县正忠

  制革污水处理厂闲置不用

  根据线索,检查组直奔河北省蠡县留史镇,原本打算暗查该镇南、北白楼村及朱佐村污水处理厂闲置不用、制革废水不处理就排放的情况。没想到,在写着“中国留史皮毛城”的门楼旁,看到了正忠制革污水处理厂,于是检查组决定改变计划暗查该厂。厂区内一点动静都没有,沿着该厂的外围,穿过庄稼地,闻着臭味,检查组在500米开外的地方找到了该厂的污水集散池,池内污水散发着恶臭。污水池的一边有一条污水暗管正奔涌着夹杂青白泡沫类似泥浆的污水,污水池的另一边,一条抽水管正将池内的污水抽起,通过暗管直排潴龙河。现场检测,该水的COD浓度为1128mg/L,氨氮超标2.6倍。据介绍,潴龙河直通白洋淀。

  与正忠污水处理厂毗邻的朱佐村污水处理厂则是“铁将军”把门,对其排污口现场检测,COD浓度为995mg/L,氨氮超标2.3倍。

  镜头之二:河北省蠡县北白楼村

  污水处理厂竟是“烂尾工程”

  留史镇北白楼村污水处理厂是一个“烂尾工程”。据介绍,这一“烂尾工程”是因承包商卷款逃跑造成的。但有意思的是,尽管该污水处理厂还未建成,但仍有4股制革废水从不同方向汇入污水处理厂院内,再从厂围墙缺口流入沟渠。

  镜头之三:山东省临清市银河纸业

  集团污水处理厂“小马拉大车”

  6月17日,检查组对山东省临清市银河纸业集团污水处理厂进行了暗访,站在该厂西墙外的河堤上,检查组看见该厂的污水处理设施正全速运行着。然而现场检测,其总排口出水水质COD浓度竟为1081mg/L。为了慎重起见,检查组又特地在其外堤取样检测,其COD浓度为1138mg/L。据同行的专业人员分析,造成这种原因有两个可能:一是实际出水量大于污水设施的处理能力,出现“小马拉大车”的现象;二是处理后的水与部分未处理的水混合排放造成的,属偷排的一种。

  企业主私下透实情

  针对检查结果,检查组在蠡县召开了现场会,召集蠡县、辛集、无极3县(市)政府、环保局及部分企业代表进行座谈。在会上,一些企业主私下向记者透露,国家加大了治污力度,没有污水处理设施的企业不能开工,但实际上,大多数投巨资建设的污水处理厂都成了“花瓶”,摆摆样子,多数情况下,检查组来了,机器就转一转,人一走污水照排不误,许多高价设备成了废铁一堆。他们说,真要是处理污水了,企业就挣不到钱了。

  环保局长细说原因

  本来为治污而建的污水处理厂,竟成了“应付检查的工具”,有些企业虽然污染处理设施在运行,但仍不能达标排放。针对这些情况,记者采访了河北省环保局副局长王军和。

  王军和认为,出现这些情况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主观上,企业以经济效益为目标,在经济利益有保证的情况下,企业才会治污,一旦两者发生矛盾时,企业首选的还是经济效益,于是出现了偷排及不稳定达标的情况;客观上,2000年“一控双达标”时应付达标,当时只要治理污染了,有治污设备,验收合格后就能生产,一旦完成了验收,企业就不按操作规程办了,心存侥幸,能少投入就少投入,以此来降低成本。此外,当时企业急于达标,选择技术饥不择食,许多处理设施的技术根本就不过关。还有企业管理不善、管理粗放等原因。

  王军和说,调查过许多中、小企业,他们之所以能赚钱,敢与国有大企业争市场,是在钻大企业管理规范的空子,大型企业都把环境治理纳入了企业经营的成本,而这些中、小企业却将污染治理的成本转嫁到了环境中。

  专家学者建议加强宏观调控

  对于污水处理厂“建好一个,趴下一个,污水照流”的怪现象,一些学者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河南财经学院史璞教授认为,首先项目的投资论证要科学、要实在,不能变成“贴金工程”,否则会对投资效果带来极严重的负面影响,社会、经济效益更无从谈起。在这方面,有关部门应尽快制定更加严格的项目可研报告评估和审批程序,加强对项目的宏观调控,提高投资效益。另一方面,要用产业化的办法盘活现在的资产,为此,有关部门也应尽快理顺体制,完善配套政策,让污水处理厂实现社会、经济效益的“双赢”,走上产业化良性循环之路。